当前位置:中国广水网 >> 基层网页 >> 信息浏览
 
广水99寨沟之三韭菜岩寨与滴水岩与连南夫

jcwy.zggs.gov.cn   2009-12-1   

  滴水岩位于广水市北部的崇山峻岭中,从古至今久负盛名。据清《康熙应山县志》卷一《井泉》记载:“滴岩泉,石龙山内,岩高数丈,泉流飞泻瀑布,俗呼滴水岩。”

 

  2008年5月初,笔者携几位好友,前往滴水岩、韭菜岩寨进行了实地考察。

 

  从应山城区向北,顺应山至宝林公路驱车15华里,即到达宝林寺,这是明太祖朱元璋敕封的皇庙——正觉寺。从宝林寺向北再步行约5华里才能到达滴水岩,滴水岩位于石龙山深处。

 

  同治《应山县志》卷三十五《诗》第二十一页载有这样一首诗,署名“邑人、连南夫”,诗题《滴水岩》:

  滴水岩高路欲穷,佩环声响玉玲珑。

  一天星斗缀青汉,万斛珠玑泻碧空。

  沧海径归朝夕会,曹溪不隔本源通。

  何妨凝贮岩龛下,更沐如来灌顶功。

 

  由此我们得知,南宋初年,爱国英雄连南夫曾游览家乡名胜滴水岩,留下这首咏景抒怀的悲壮诗篇。这也是迄今为止我们发现的连南夫流传下来的唯一诗篇。

 

  这首诗在近代广水不为人知,但在粤闽等地广为传播,他们认为滴水岩在其境内。

 

  殊不知,在连南夫的故乡本有滴水岩,他的诗早已载于他家乡的县志。

 

关于石龙山,旧志记载不少。清《康熙应山县志》山水志载:“石龙山,在治北二十里,山石崴磈,其势蜿蜓如龙。”明《嘉靖应山县志》载颜木《县境四咏》,第一首便是《石龙山》:“群怨敛一身,天下皆莽敌。平林应新市,钟龙受其轹。赤符兆白水,真人膺宝历,后嗣非桓灵,炎祚至今历。”从此诗可以看出石龙山曾聚集过反对王莽的平林新市农民起义军哩!光绪《德安府志》也有关于石龙山的记载:“石龙山,府东北一百一十里。山势崔巍,蜿蜒如龙,飞流泻瀑,俗呼滴岩泉。《后汉书》王常(绿林军起义领袖)传‘劫略钟龙间’句下注引盛宏之。《荆州记》:‘永阳县北有石龙山’即此山,前有宝林寺。所产石斛如金钗。”

 

不过石龙山现在已经没有名气,滴水岩倒是一直盛名不衰。

 

在向导小杨的带领下,我们从宝林寺北的明寿王妃徐氏墓东侧开始步行向北 ,沿着老虎沟通往山里的一条机耕路前行。

 

 

前往滴水岩沿途风景

 

一路上,鸟语花香,空气新鲜,山间小溪潺潺流淌。大约5华里,我们到达一座名叫石板堰的小型水库,水库两边青山屹立,白云青山倒映水中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

 

石板堰水库石壁

 

 

鬼斧神工的石臼

 

 

石板堰水库远眺

 

沿库岸前行,我们见到一座石碑。此碑形制很特别,是六边形圆柱体,高约1.5米,直径约80厘米,上面依稀可见的文字是“住持无际和尚”。碑在水库边,碑座、碑帽在山坡上的墓冢前。

 

 

碑帽

 

 

碑文

 

  向导小杨说,滴水岩就在水库上游小溪的尽头,由于这里生态保护极好,小溪两旁藤蔓横生,行人无法通过。小杨就带着我们从山谷西边的一条古老的人行道上行。小杨说,这条小路是通往滴水岩湾的,往西还有一条小路是通往小滴水岩湾的。

 

顺道攀行,只见山高涧深,树木参天,遮天蔽日,怪石林立,异景纷呈,令人目不暇接。古木深处有一平坦光滑的大青石,叫凉床石,传说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幼时在宝林寺作苦行僧时,曾在此石上休憩,躺在凉床石上,白天太阳不晒,夜晚蚊蝇不咬。

 

 

滴水岩风景

 

上行至山半腰,小杨带着我们折身转向山涧深处。下至谷底,才真正见到滴水岩。原来这滴水岩,乃是高山峡谷中的飞泉。泉水从石缝里涌出,清澈透亮,终年不止,夏天寒透肌骨,冬天温暖如春。瀑布分三叠,全长约300米,其中第二叠最惊险,两边悬崖刀削斧劈一般,泉水从20多米高的悬崖上飞泻而下,飞珠溅玉,轰鸣作响。飞瀑后形成一个可供游人栖息的水帘洞。笔者静心体味,此情此景与南夫公诗境完全吻合,听泉水是“佩环声响玉玲珑”,看飞瀑是“一天星斗坠青汉,万斛珠玑泻碧空”。更令人叹服的是站在飞瀑之下的水帘洞,使人真真切切感到“何妨凝贮岩龛下,更沐如来灌顶功”的意境。大自然的景色与上千年前古人的诗境难道就是这样偶然巧合吗?我越来越相信:《应山县志》所载南夫公所咏之“滴水岩”,就是这个滴水岩。

 

 

滴水岩瀑布

 

游览了滴水飞泉,我们又回身上行,来到了滴水岩湾,见到了一位放牛照山的老人。他说,他不是滴水岩人,是林场老板聘请他来的。由于深山交通不便,加上退耕还林,山里人都向外搬迁了。

 

 

绿树掩映的滴水岩湾

 

我们仔细观察了这个古老的村落,所在很好,北靠青山,南迎松谷,山上淌下的山泉在村旁四季长流。村子是一块开阔的平地。村民房屋已经拆掉,但房基尚在,还有水井、石碾。村北三座青山屹立,从几十里外的县城也可看见这三个山头,所以俗称“三个包”。其中最高的一座山叫韭菜岩寨,《应山县志》有记载,是应山99座古代军事山寨之一,山上至今保存着雄壮的寨墙和炮台。

 

 

 

 

韭菜岩寨墙

 

 

保存完好的韭菜岩寨门

 

  南夫公是否在此居住,史料没有记载,不可妄言。南夫公是否游览过滴水岩,回答则是肯定的。《滴水岩》词就是证据。

 

  广水北部的名山众多,不论哪一座,生于斯长于斯的广水人都知道它,热爱它,都值得广水人去赞美,去抒怀!

 

  广水北部的山,是大别山与桐柏山两大山脉交汇之山,群峰耸秀、雄关鼎立,自古为军事重地,商旅要途,名士荟萃之地。平靖关、武胜关、九里关为著名的“鄂北三关”,平靖关、武胜关还名列“中国九大名关”之中,自古多少著名战争在此发生,多少文臣武将在此留下风流故事。广水北部的山,既是我国南北自然地理的分界线,也是古代政治地理的分界线,南北朝时期这里是南北疆界,连南夫所处的宋金对峙时期,这里是宋金挥戈策马的疆场。

 

  如今,这里不少地方被开辟为风景旅游区。武胜关旁的鸡公山、黑龙潭、乐城寨,平靖关侧的三潭风景区早已开发,两关之间的中华山成为国家级森林公园。中华山向南延伸的9条山沟,与99座山寨正在或将要开发为风景旅游区。石龙山中的滴水岩和韭菜岩寨,就是将要保护开发的景点。

 

  广水的山水,孕育了包括南夫公在内的众多磊落奇伟之士。《康熙应山县志》卷首《山水》云:“邑之名山雄镇,领袖三楚,其降灵而生者,类多磊落奇伟之致。”同治《应山县志》卷三十二《艺文》《名臣奏疏》载:“应邑峰峦峭削,草木劲挺,士生其间,往往无依阿滑脂之态,其致身通显者,率皆公忠端亮,见事风生,义形于色,以直谏显于时。”

 

  可以说,连南夫不仅象“二连二宋”、郑獬、李庭芝、颜木、杨涟等众多应山名士一样熟悉、热爱应山之山,而且,应山之山常常萦绕于漂泊流离戎马倥偬的南夫脑海,造就了他忠勇率直的性格。应山山水不仅孕育了连公少年壮志情怀,而且影响他一生的为文、为官、为人。

 

  为了弄清连南夫咏《滴水岩》一诗的心境与背景,本章不妨简要回顾一下连南夫的身世生平。

 

  连南夫生于北宋元丰八年(1085年),卒于南宋绍兴十三年(1143年)正月二十六日。政和二年(即宋徽宗1112年)进士,时年27岁。古人成婚年龄较现代人一般要早许多。如,与南夫公同时代的抗金名将岳飞,16岁时即在乡娶刘氏为妻,17岁生长子岳云,39岁被害于临安大理寺时,已儿孙满堂。由此我们可知,南夫27岁中进士离开家乡时,也应早已结婚生子,其妻王氏应在家乡所娶,其子雍、谷、莹应在应山出生成长。南夫公享年58岁,在应山生活时间长达30 年左右。应山的山水地理、风土人情对连南夫的影响是终生的。

 

  南夫出仕后,首任颍州司理参军,不久调鼎州教授、澧阳尉、襄邑主薄,虔州教授,随后“除辟廱正礼制局检讨、补校御前文籍,遂为校书郎。” 颍州即今安徽阜阳,在广水之东;澧阳即今湖南澧县,位于枝柳铁路上,紧邻湖北,在广水之南;北宋都城是河南开封,在广水之北。这三地都离广水不远,往来迁徙途径广水,家乡的社会状况,家中的父母弟兄不能不让他关注。何况此间他有一次“丁内艰”的经历,在他担任澧阳尉之后廱正礼制局检讨之前,他的母亲(或祖母)逝世,按制应在家守孝三年,因而,韩元吉记载:“丁内艰,调襄邑主簿,虔州教授,未赴。”

 

  宣和五年(1123年),时年38岁的连南夫以太常少卿接伴使出使金国。宣和六年正月,金主阿骨打病逝,南夫又以“贺正旦使”兼“祭奠吊慰使”再次出使金国,冒着滴水成冰的严寒,从京城开封前往千里之外的长白山下的金国都城。两次出使金国,他都悉心体察国事,将路途见闻记录成了一本厚厚的书。归来后,他立即面奏徽宗:“刘延庆率十万众屡败,反以捷奏”,“此皆监军童贯赏罚不明所致”,“乞斩刘延庆以谢天下!”他大声疾呼:“敌有轻视中国心,不一二年将不遗余力而来矣!”他的这些奏疏皆收录于《宣和使金录》中。南夫奏章惊醒了徽宗,得到徽宗和后来的钦宗的信赖,但得罪了奸臣童贯。宣和七年,童贯与丞相蔡京勾结一气,设下借刀杀人之计,将时任中书舍人的连南夫排挤出京,派驻边城庆源府。南夫击鼓登殿,面陈钦宗,才改任濠州知州。

 

  濠州,即今安徽凤阳,离广水老家并不遥远。在濠州,他整军备战,兴修水利,将古之穿城而过的濠水,改由城西入淮,使二城合二为一。这段事迹至今仍记载于《凤阳县志》和他故乡的《应山县志》。

 

  就在连南夫濠州修城备战之时,他前一年刚刚警告过徽宗的事情发生了。宣和七年秋,金军大举攻宋,燕京守军望风而逃,金兵长驱直入,包围了京都开封。南夫不顾个人安危上书朝廷请求领兵解围,但被奸臣把持的朝廷一心讲和,拒绝援兵。不到一年,金人果然撕毁和约,卷土重来,攻陷开封,掳去徽、钦二宗,及文臣武将3000多人,还有无数金银财宝。金军押着大队衣饰华丽、垂头丧气、哭哭啼啼的高级俘虏逶迤北去,成为历史上有名的“靖康之耻”。

 

  连南夫痛心疾首,但他没有退缩,坚持治理濠州。宋高宗继任后,他献御敌之策四十条,建议高宗移都关中以利抗金。南宋都城南迁偏安临安一隅后,他把濠州筑成铁壁铜墙,使濠州成为金人南犯的一个难以逾越的堡垒!

 

  建炎三年(1129年)四月,连南夫被提升为显谟阁学士,知建康府,后又知饶州、泉州。从宣和七年(1125年)至绍兴五年(1135年)十年间,南夫从濠州、建康,至饶州、泉州,御金敌,斗叛军,战海盗,屡建奇勋。他十年如一日,勤勤恳恳,忠心耿耿,虽然官书无载,但百姓为其建立生祠。绍兴元年(1131年),他曾因奔忙忧愤过度,卧病不起。

 

  这期间,他既为国虑也为家忧。此时金军占领应山北方的河南,金军和宋朝的叛军、溃兵经常袭扰应山,叛臣刘豫建立伪“齐”政权后,不久便大举进攻应山。

 

  建炎四年(1130年),南夫弟连万夫率领四乡青年组成数千义军,依托应山北部雄关险寨,高举“连”字义旗,奋力抵抗,取得大小十几次战斗胜利,斩、俘敌兵数千。南宋朝廷补授其“将仕郎”。

 

  第二年即绍兴元年,金军和伪“齐”军联合进攻应山义军,连万夫在中华山据险抵抗。他英勇善战,指挥若定,杀敌无数。但敌军围攻三天三夜,致使山寨弹尽粮绝。万夫下令大队义军从山寨后的悬崖上缒绳攀藤而下,自己亲率几十名勇士掩护,与敌军血战到底,最终被俘。敌人知连万夫年轻有为,有勇有谋,一心劝降,连万夫大骂敌酋,毫无畏惧,快步走向悬崖,敌酋急忙下令将其杀害。德安太守陈规将事迹奏明朝廷,朝廷下旨嘉奖,《宋史》连万夫传记载:“赠右承务郎,官其家一人。”

 

  此时南夫正在饶州杀敌。史载:这一年冬南夫大病一场,卧床不起,朝廷安排他到临安洞霄宫休养数月。为什么这么巧合呢? 这难道与其家中噩耗、手足兄弟的死讯没有关系吗?

 

  南宋绍兴五年(1135年)五月,南夫公已年过半百,忽然接到朝廷任命,知广州。宣旨官刚走,忽又有一骑快马传来一道圣旨,连南夫前职之后又加上了“广南东路经略安抚使兼转运使 ”。

 

  当时广东陆匪海盗,趁金军南侵之机,猖獗至极,攻城掠县,杀人越货,此时的广东实际上处于半失控状态,新任官吏不敢上任。而朝廷欲将福建、广东作为最后退路。可见南夫此任是受朝廷重托。连南夫领命赴任,从泉州经漳州刚到广东地面,就见潮州揭阳县火光冲天,跑反的百姓把道路挤得水泄不通。连南夫一打听原来是刘宣叛匪在作乱。他掏出圣旨,坐镇揭阳,调兵遣将,一举全歼匪徒擒获匪首,并下令将刘宣斩首,送到潮州、广州巡回示众。随后他继续赶路,走到惠州海丰县,听说釜甑山有个惯匪曾衮,占山为王已经7年之久,惠州孔目吏与他暗地私通。孔目是州衙高级官吏,竟然与匪盗私通。南夫连夜定计,把睡梦中的孔目逮捕治罪。并以孔目名义假传情报给曾衮,诱其出山,一网打尽。连南夫尚未到达广州,广州百姓即远道迎接,争睹他“三六头臂”的大帅风采。

 

  他上任不到两年,率部转战陆、海,平定了18股匪帮。他发动农民兴修塘坝,栽桑养蚕,广东大治,连连受到朝廷嘉奖。韩元吉《连公墓碑》记载:“番禺之人,立祠作碑,以纪其绩。”

 

     就在连南夫平定海盗,劝课农桑,老百姓安居乐业之时,绍兴九年(1139)春,朝廷一道圣旨传到广东:“连南夫着即革职”。

 

     广东的官员百姓大惑不解。原来,在绍兴九年正月初五日宋高宗的春节贺词中,连南夫看到了“息宇内之干戈”“不得诋斥大金”的屈膝投降的动向后,他忧愤至极,便不顾一切奋笔疾书,写成了数千字奏折。他在奏折一开头即一针见血指出:“金人素行欺侮,比年以来,我国皆堕其术中。”他谆谆告诫高宗不要忘记靖康之辱,引经据典劝说高宗为国家社稷着想收复失地,一片耿耿忠心,一番忠勇直言。

 

     可以说,此番上奏,连南夫是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的。果然,奏折一出,“秦桧大恶之”,秦桧之流马上给他找了一个释放叛臣杜充之子的茬子。他的一腔爱国热情,换来的是一纸无情的革职圣旨!

 

     就在广东官员百姓为他愤愤不平、奔走呼号之时,连南夫悄悄地离去了。他早已将个人荣辱安危置之度外,心中只是念及无辜的妻子儿女及族人。早在广东上任之时,他就“自誓不受俸给,以祈全家生还。及被赏、进官,力辞不肯受,朝廷不从,竟以回授其兄哲夫,而以俸给推与其兄妹及姪。自广而归,扶携仕族之不能归者数家”。南夫公虽遭此大屈,但比起与他同时上书反对议和,曾在南夫公家乡任过德安府制置使收复过随州、襄阳等六郡州的岳飞,在南夫公革职两年后被秦桧以“莫须有”罪名置于死地,还算幸运!

 

     可是连南夫哪里去呢?此时他已54岁了,落叶归根,他一定首先想到的是回归故乡应山,那里有他的父母兄弟,有他热爱的山水。回到故乡的怀抱,在祖先墓前,纵情痛哭一场,一诉心中的抑郁不平,回到故乡的怀抱,在与世隔绝的滴水岩归隐,让冰凉的山泉浇灭他心中沸腾的怒火,让中华山的山风抚慰他受伤的心灵……

 

     可是家山万里,关山阻隔,家乡美丽的山川沦于金兵铁蹄之下,他有家不能归!再说朝廷圣旨是将其贬知泉州。

 

     他忽然想到他4年前任职的泉州,有一个美丽的地方——龙溪秀山,这里和他的家乡应山一样迷人。就这样,南夫归隐了龙海,4年以后,他永远长眠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,成为福建龙溪的连山始祖。

 

     纵观南夫一生力举抗金,两遭权相贬斥,数度忠言直谏,屡建御敌平叛奇功,中原、北疆、南国四处流宦。他在家乡的滴水岩小憩,纵情山水,排遣忧愤,是有根据和背景的。他一生为官为文的个性就是典型的广水个性,他的性格深深地打上了家乡人文的烙印。

  

(文/胡启华 /祝学斌)


添加:2009-12-1   录入:gsgd8558
<< 后退  返回顶部  关闭窗口  
>

中共广水市委、广水市人民政府主办,广水市广播电视局、广水市新闻信息中心承办(0722-6248558) 
 投稿信箱:gs48558@yahoo.com.cn     技术支持:中国广水网